请告诉我,你还在

作者:荒原之梦

“要想晚上回家的时候好好练字,先要有一个亮的灯泡,我家的现在都是35瓦的,不能太暗了……”

这是小学时语文老师跟我们说怎么才能练好字的时候说过的话(大致意思是这样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家的电灯泡是15瓦的,虽然现在的LED灯用15瓦的功率已经可以做的很亮了,可如果是白炽灯的话,这个功率只能是比点一根蜡烛亮一点。

今天,我拿起毛笔,用繁体中文写下了《长歌行》里的一句诗: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当我只见过15瓦的灯泡时,我不知道35瓦的是什么样,当我只知道“朝露待日晞”时,我无法想象还会其他的生活方式。日子就是这样变了,悄无声息,坚定不移。

我记得,那盏15瓦的灯泡从卧室换到厨房,前后一共亮了很多年。昏黄的,可以直接看到橘色的灯丝。很多年来,它就那样一直挂在屋顶,渐渐地布满了灰尘——似乎从一开始就布满了灰尘。那真的是一盏有温度的灯啊,承载着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风晴雨雪,聆听过多少首“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的诗句呀。

每到睡前,拉上开关,看着它渐渐地收缩起布满整个屋子的光线,那是比“晚安”更真实可爱的香甜。

很多年过去了,写字的人又坐在了灯下——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那一撇一捺,仍然是一撇一捺,只是这横竖之间总是见不到当年的气息了。在那个上早读还要自己带蜡烛的小学里,古诗是那么有味道啊,是凌晨的鸡鸣,还有早读之后回家吃到的炒白菜的味道。

那年,我想用一支秃笔写尽山河壮阔,那年,我想凭一己之力成为一座山峰。

今天,我仍然想。

想那些痴傻痴傻的梦,那个在最灰头土脸的时候仍然固执己见的天涯浪子,那才是我啊,活在某个平行的宇宙。

但是,谁能证明你真的经历过你记忆里的过去?那些凉凉的露水,毛茸茸的虫子,那盏15瓦的灯泡,那一次一次飞驰在夜里自翊为宇宙之王的时刻,他们在哪里?只是在记忆里吧,如果他们只是记忆——

这是一个无法得证的命题,所有人的上一秒都只剩下了记忆,所有人的记忆都不能自证真实,更无法佐证他人。

世界上哪些事才是有价值呢?就像我们在做一件事前总是会被问到:“你做这有什么用?”,这样的问题真的很有难度,因为价值本身只是一个定义,不巧的是,每个人心里对价值的定义和衡量方法并不一致。

有些事情,当你沉浸其中,自得其乐时,别人是很难理解你的快乐的,就像我记忆里的那盏15瓦的灯泡,即使布满了灰尘,却仍然在我心中树立起了一道直通天际的光,那是从梦想到梦想的胜利。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千百年过去了,当这些诗句第一次坠落在笔端时,真不知它们会以怎样的好奇心看待这个世界。一词一句,被传诵了无数遍,每当我们再一次提笔重新誊写这些诗句时,那随着笔毫浸润到纸上的墨汁里也许都暗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新生。

人生最伟大的作为就是让人们记住自己的贡献,然而这个世界终究会忘记一切。一盏灯的光亮终究会被吞噬,一个价值的定义终究会被改写,当我们想创造永恒时,永恒却已被永恒替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