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酣明月空对影,散发乘云自销愁——李白

     作者:荒原之梦
       一位诗人,白衣飘飘,放声吟唱着“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从遥远的西北走来;
      一位诗人,美酒盈樽,挥笔狂书着“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从盛世唐朝走来——
      他,就是中国空前繁盛的大唐王朝孕育出来的天才诗人,李太白。
      李白的一生是狂傲不羁至近乎疯癫的一生,似乎只有包含了诗酒明月的仙境才是李白的栖身之地。
      李白饮了美酒,却饮不尽忧愁,是啊“但愿长醉不复醒”,古往今来,共观皓月,虽说“今月曾经照古人”,可是谁能体会到那力透纸背的字句之后,那颗无助孤独的心?“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少年出蜀,千里远游,那位当年意气风发的翩翩公子在历尽沉浮之后,终成天涯倦客?试问,英雄是否老矣。
      不!“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田园凄静的落日余晖中,不会有李白;秋风古道的瘦马上,也不会有李白;失意绝望的汨罗江中,更不会有李白!李白,代表了那个时代,那个无所畏惧,无可匹敌的时代——
      李白,他是西北大漠上狂奔的脱缰野马!他,只属于自己的王国!
      然而,也许一切都是虚无,没有铁马金戈,没有成仙驾鹤。唯一真实的,只有酒中明月,纸上狼毫——
      “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梦中挑灯看剑,谁分麾下炙?那千里沙场的茫茫黄沙之中,到哪里去找他李白的铁骨铮铮?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忽复乘舟梦日边”,龙门怎越?那万里江山的欣欣向荣之中,到哪里去找他李白的鬼斧神工?
      空怀满腹才略,却无路请缨,只能将万丈豪情,生生塞进一句句诗中——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我不知道“酒仙”李白何以被冠上了”诗仙“的名号,李白的人生理想绝不是遣词造句,舞笔赋诗。但是,他一生都未如愿,谁让他为了开心颜而“安能折腰事权贵”呢?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留不住昨日,挡不住忧愁,岁月如水空逝,而功业未酬。李白没有淡泊到不想美名传千古,泛黄的青史如何才能留那么一页赞颂他的传奇?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可是,这状思何以飞?这明月何以揽?也许连李白自己也没有答案。
      我们只知道,千年虽逝,盛唐之音依然回荡在神州大地,依旧铿锵有力!
后记:古诗是一道淳朴厚重的风景,如同北方的黄土泥墙一样浸染了千年的冰霜,又如江南的粉黛青砖,荡漾着清风拂面的凉爽。平仄间是一曲曲人生百味,抑扬里饱含着一幕幕血泪长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