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三千公里的夜

也许是五万三千公里的遥远,阻隔了曾经嘱托我的视线。

星空坠向大海

在山峰的最高处摩擦着火花
如果闪电沉入海底
那便是一株花的命运

也许是五万三千公里的遥远
阻隔了曾经嘱托我的视线
那绚丽而恬静的梦啊
在熠熠生辉的夜中
那么耀眼

这是一根灯管儿的冬眠
一场华丽的谢幕
一段今生此世的缠绵

脚印在泥土中枯萎
每一次站立
都是一样的胜利
如同炽热的风飘洒着凄寒的雨

我的手掌
和玻璃杯
在宇宙的第一缕阳光中同时升起
风雨蹉跎了世事
世事洗尽了风雨

又是一轮既定的重生
在海的这头
山的那边

或许没有所谓吧
没有名字
也没有色彩

我用线条勾勒了正在勾勒线条的我
呼吸中喘息着呼吸的喘息

2017年09月1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