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亦有星辰 ——致敬斯蒂芬·威廉·霍金

斯蒂芬·威廉·霍金
斯蒂芬·威廉·霍金
Stephen William Hawking
1942年01月08日,天文学家伽利略逝世300周年纪念日。
1942年01月08日,斯蒂芬·威廉·霍金出生。
1879年03月14日,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德国符腾堡王国乌尔姆市出生。
2018年03月14日,斯蒂芬·威廉·霍金辞世。
 
天下所有的平凡都是一样的平凡,但天下所有的伟大却不尽是一样的伟大。对于一个21岁就患上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的人而言,无论此生平凡或是伟大,都注定要走上一条艰苦卓绝的道路。霍金战胜了不可能战胜的命运,同时也取得了伟大的创造,虽不知是否后无来者,但一定是前无古人。
 
我曾在高中时阅读完了霍金写的《时间简史》,书中对宇宙精彩绝伦的描述不止一次的更新了我对于世界的认知。在《时间简史》中我接触到了活生生的,真正美丽的科学,而不是冷冰冰的试卷和刻板僵硬的氛围。正是霍金在书中对时间和空间的描绘不断地激发了我对于科学与技术的热爱——希望能理解宇宙间万事万物本真的冲动影响了我后来绝大多数的决定,正如霍金先生所说:“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把宇宙整个明白——它为何如此,它为何存在。”
 
我从未在心中确立一个不可撼动的偶像,因为我认为真正永恒的是我们可能永远无法触及的,那个身处宇宙深处的神。但是,如果真的要确立一个地球人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霍金。
 
斯人已逝,然思想犹存。霍金是一位永远高耸的巨人,即便他的灵魂被束缚在了轮椅之上,仍然闪烁着深邃的光芒,在黑洞边缘的“霍金辐射”上诠释着宇宙的美妙。
 
致敬,向那宏伟的宇宙致敬!
致敬,向Stephen William Hawking致敬!

我以为的远方是一回首就是故乡

作者:荒原之梦

当熟悉的场景出现在异乡陌生的梦里
一只小狗的命运主宰了整个剧情的发展

大地长出的浮雕
成了用于交易的创造
在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当一条街道成了一个准则
一碗面条也成了一种象征

梦里的人啊
从未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世界的主宰
或许主宰从不属于他所主宰的世界
只有从梦中醒来
才会意识到梦的荒诞

一条路
两个方向
看啊
地球是那样优美的圆
上帝早已原谅了那些走错方向的你我
无论走向哪一个方向
都会回到故乡

天使的圣光

作者:荒原之梦

你是一道天使的圣光
是柔软的晨雾
飘洒在我眼中的北方

在无限的时光中
拥抱唯一的你
当爱成为信仰
天使便降临了人间

阳光带来了你的气息
你的一次回眸
犹如纸上轻盈的一撇
沉醉了笔墨纸砚的洋溢

人生是一步又一步的前行
我们手挽着手
在同一个时钟频率中漫步
每一缕霞光
都宣誓着
一份庄严的承诺

你说冬天很冷
草地都盖上了厚厚的树叶
我说北风很大
可是有陪伴就不会孤单

下一个春天
在柳叶微拂的湖边
你静静的站在桥头
湖水的波光在你的脸庞荡漾
那时
整个世界
都在为你盛开

请告诉我,你还在

作者:荒原之梦

“要想晚上回家的时候好好练字,先要有一个亮的灯泡,我家的现在都是35瓦的,不能太暗了……”

这是小学时语文老师跟我们说怎么才能练好字的时候说过的话(大致意思是这样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家的电灯泡是15瓦的,虽然现在的LED灯用15瓦的功率已经可以做的很亮了,可如果是白炽灯的话,这个功率只能是比点一根蜡烛亮一点。

今天,我拿起毛笔,用繁体中文写下了《长歌行》里的一句诗: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

当我只见过15瓦的灯泡时,我不知道35瓦的是什么样,当我只知道“朝露待日晞”时,我无法想象还会其他的生活方式。日子就是这样变了,悄无声息,坚定不移。

我记得,那盏15瓦的灯泡从卧室换到厨房,前后一共亮了很多年。昏黄的,可以直接看到橘色的灯丝。很多年来,它就那样一直挂在屋顶,渐渐地布满了灰尘——似乎从一开始就布满了灰尘。那真的是一盏有温度的灯啊,承载着多少个日日夜夜的风晴雨雪,聆听过多少首“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的诗句呀。

每到睡前,拉上开关,看着它渐渐地收缩起布满整个屋子的光线,那是比“晚安”更真实可爱的香甜。

很多年过去了,写字的人又坐在了灯下——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那一撇一捺,仍然是一撇一捺,只是这横竖之间总是见不到当年的气息了。在那个上早读还要自己带蜡烛的小学里,古诗是那么有味道啊,是凌晨的鸡鸣,还有早读之后回家吃到的炒白菜的味道。

那年,我想用一支秃笔写尽山河壮阔,那年,我想凭一己之力成为一座山峰。

今天,我仍然想。

想那些痴傻痴傻的梦,那个在最灰头土脸的时候仍然固执己见的天涯浪子,那才是我啊,活在某个平行的宇宙。

但是,谁能证明你真的经历过你记忆里的过去?那些凉凉的露水,毛茸茸的虫子,那盏15瓦的灯泡,那一次一次飞驰在夜里自翊为宇宙之王的时刻,他们在哪里?只是在记忆里吧,如果他们只是记忆——

这是一个无法得证的命题,所有人的上一秒都只剩下了记忆,所有人的记忆都不能自证真实,更无法佐证他人。

世界上哪些事才是有价值呢?就像我们在做一件事前总是会被问到:“你做这有什么用?”,这样的问题真的很有难度,因为价值本身只是一个定义,不巧的是,每个人心里对价值的定义和衡量方法并不一致。

有些事情,当你沉浸其中,自得其乐时,别人是很难理解你的快乐的,就像我记忆里的那盏15瓦的灯泡,即使布满了灰尘,却仍然在我心中树立起了一道直通天际的光,那是从梦想到梦想的胜利。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千百年过去了,当这些诗句第一次坠落在笔端时,真不知它们会以怎样的好奇心看待这个世界。一词一句,被传诵了无数遍,每当我们再一次提笔重新誊写这些诗句时,那随着笔毫浸润到纸上的墨汁里也许都暗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新生。

人生最伟大的作为就是让人们记住自己的贡献,然而这个世界终究会忘记一切。一盏灯的光亮终究会被吞噬,一个价值的定义终究会被改写,当我们想创造永恒时,永恒却已被永恒替代。

晚秋如是说

作者:荒原之梦

又是一个乍寒还暖的晚秋啊!
几乎每年的此时都会心生一种莫名的满足——衣服越穿越厚,树叶越扫越多。这本是一个万木萧条的季节,然而人们没有感觉到的是,那些树叶不过是变了一种颜色,换了一个位置而已。
晚秋的人更多了几分温柔,没有夏季里的焦躁,没有冬季里的呆木,也没有春季里的昏昏沉沉。以前别人问我喜欢哪个季节,我总是说喜欢春天,但是我越发地发现,其实秋天也是很吸引人的。
走在小路上,故意踩在落叶中,每走一步都会有无数的叶子跟随着你的脚步翩翩起舞,这该是怎样的一份爱戴啊。秋天往往会唤起人们的悲伤,但是哪个季节不会有悲伤呢?“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伤秋怀秋似乎已经成了古人的传统,只能说可能是因为古人的业余消遣方式没有今天这样五花八门吧,否则也不会有闲情对着一轮月亮吟唱了几千年。
其实很早很早的以前我就知道静静地坚持做一件事是很重要的一种修养,但是喔对这种修养的认同程度只是停留在”知道“罢了。这几天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坚持做一件事有多么重要——这种重要更多的是内在的重要。曾经我也注册过博客,坚持了一个星期,每天都写,但是那会儿想的是如何能增加人气,我更关心的是我的博客每天的访问量。完全可以料想,那个博客没有坚持很长时间就不更新了。今天,现在,当我对着面前的这个方方正正的编辑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更注重的是记录我的想法,而不是浏览量,也许秋天真的能让人静心吧。
每当看到哪个博客已经写了十多年就会新生一丝丝敬意,能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不换账号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坚持。这些博主走在路上,没有多少人能直接看出来谁写了多少篇文章了,但是这些博主的心里自有自己的一方天地——心里的美何必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越伟大的人就会有越多别人无法触碰的私人珍藏。
我现在在想,要不要来个应试作文一样的结尾,总结一下全文号然后去睡觉呢?当然,我只是想想而已,我是一个很难学会东西的人,从小学就开始学的应试作文写作技巧,现在的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也许是真的记忆力差,如果非让我找个借口的话,我会诚实一点的说”这是选择性遗忘“。但是”遗忘“真是一件好事啊,有些东西忘掉了就真的没有了,就像秋天里落下的叶子,当他们再回到树上时,又是一个新的世界了。

眼泪从不悲伤,就像滴落在水上的阳光

作者:荒原之梦
许久许久不发博文了,许久许久没有像理想中的样子一样生活了,至于理想中的样子是什么样的,反而是在我上初中那会最清楚。高中是一个将人们同质化的过程,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每一天都在失去自我。那是一段不该回忆的过往啊!
许久许久不发博文了,就像当初看到海子的那首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本以为未来的一切都可以由自己掌控,其实这个过程十分艰难: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不知道海子是不是实现了周游世界的梦想,只是有时候,即便你周游了世界又如何?世界依旧是世界,人依然是人。不知道岁月是不是会消化了人的渴望,但有一点是我确信的——没有渴望,就没有向往。
世界总在我们不经意间突然长大,那一天天不变的生活突然就成了过去,我们熟悉的一切突然就没了踪迹。我们曾经懊恼的事,讨厌的和喜欢的人,突然之间就想不起,也见不到了。
宇宙的尽头一定是寂静吧,那是万物对真理的表达。我的脚步每一次落下仿佛都在沿着一个既定的路线行走,我不知道我是否是我,我不知道这世界是不是存在我们所认为的你我他。
学习的确是挺枯燥的,因为那是别人的思想在占领我们自己的头脑,唯一的反抗就是建立起自己的信仰。我不想被抹去我之所以为我的标志,因为我觉得那是最值得我骄傲的旗帜。所有的妥协,所有的服从,所有的容忍都是和这个世界的游戏。我不知道世界是否本该如此,我只知道大部分人只是活出了他们本来的模样。
何苦强迫自己,何必艳羡他人。你说与世无争,你说不思进取,你说生而赎罪。

如果石头不愿说话

作者:荒原之梦

空气里流动着露水淡淡的味道,甘甜的清凉唤醒了我身体里每一只细胞。

我刚刚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这世界便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美,调皮地涂抹在了我的瞳孔上。我穿上昨晚挂在一小堆篝火旁的运动服,叠好睡袋,收起帐篷,开始准备我今天的早餐。

我从口袋里掏出我的木梗火柴,捏住火柴尾部,火柴头在火柴盒侧面迅速地擦过,一团温暖的火焰在北方深秋的清晨里,手舞足蹈的绽放开来。

我用另一只手小心地护送着这团刚刚诞生于人世间的火焰,轻轻地放在了一团干草里,随后,一缕缕淡灰色的烟便从干草团中钻出来了,更多开始萌芽的火焰也跟着那缕缕青烟探出头来。我在铁质的饭盒里倒上一些从附近山涧找到的泉水,还有八只昨天傍晚在溪水里捞到的河虾,当然,我还记得放上了一小撮儿盐。

阳光怯生生地慢慢靠近我的饭盒,篝火炙热的火焰不停地拍打隔离着食物的铁皮,这火与铁的简陋雕塑,仿佛是工业革命时期的钢铁工人在赤红的钢水与惨淡的生计之间,艰难,但却顽强的抗争。

水沸腾了,河虾虾也应该煮熟了。

我捡来一根小树枝,站在篝火旁,躬下身,捞起了两只触须互相缠绕在一起河虾,蘸了一些豆沙,卷在一张烙饼里。

我走了几步,找到一块还算光滑的石头,面对着东方的朝霞坐下,但我的注意力却首先落在了手里捧着的食物之上——我张大了嘴,把卷着两只鲜美的河虾的烙饼向着阳光的方向,神圣的举起——深深地咬了一口——没有什么味道,只是满足了饥饿的肠胃对食物的向往。

太阳从山的那边的那边渐渐升起,把空气融化成了橘黄色的液体。

我骑上蒙满灰尘的单车,眺望着彩霞,路面的碎石互相碰撞出清脆的声音,和着齿轮相互咬合的尖锐嘶嘶声,仿佛一曲怀旧的民谣——在清晨的天际间哼唱——一座座山峰在我身后退却,我带领着天空中几粒熹微的星儿——向前奔跑!

我不知道要去往哪里,我的目的地只有脚下的路才知道。我也不记得我是何日开始出发,我出发的地方有一座山,伫立成了永恒。

轴承里光滑明亮的钢珠在仅有一丝缝隙的黑暗中映照着彼此的容颜,相互挤压着,滚动着——

并不是所有的车辙都会留下骄傲的压痕,也不是所有的脚步都能在大地上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印记。

假如可以,我只愿默默地去尝试——

假如可以,我只愿,把脚步留在天际,把脚印,烙在心里。

酒酣明月空对影,散发乘云自销愁——李白

     作者:荒原之梦
       一位诗人,白衣飘飘,放声吟唱着“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从遥远的西北走来;
      一位诗人,美酒盈樽,挥笔狂书着“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从盛世唐朝走来——
      他,就是中国空前繁盛的大唐王朝孕育出来的天才诗人,李太白。
      李白的一生是狂傲不羁至近乎疯癫的一生,似乎只有包含了诗酒明月的仙境才是李白的栖身之地。
      李白饮了美酒,却饮不尽忧愁,是啊“但愿长醉不复醒”,古往今来,共观皓月,虽说“今月曾经照古人”,可是谁能体会到那力透纸背的字句之后,那颗无助孤独的心?“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少年出蜀,千里远游,那位当年意气风发的翩翩公子在历尽沉浮之后,终成天涯倦客?试问,英雄是否老矣。
      不!“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田园凄静的落日余晖中,不会有李白;秋风古道的瘦马上,也不会有李白;失意绝望的汨罗江中,更不会有李白!李白,代表了那个时代,那个无所畏惧,无可匹敌的时代——
      李白,他是西北大漠上狂奔的脱缰野马!他,只属于自己的王国!
      然而,也许一切都是虚无,没有铁马金戈,没有成仙驾鹤。唯一真实的,只有酒中明月,纸上狼毫——
      “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家尽锦衣”,梦中挑灯看剑,谁分麾下炙?那千里沙场的茫茫黄沙之中,到哪里去找他李白的铁骨铮铮?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忽复乘舟梦日边”,龙门怎越?那万里江山的欣欣向荣之中,到哪里去找他李白的鬼斧神工?
      空怀满腹才略,却无路请缨,只能将万丈豪情,生生塞进一句句诗中——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我不知道“酒仙”李白何以被冠上了”诗仙“的名号,李白的人生理想绝不是遣词造句,舞笔赋诗。但是,他一生都未如愿,谁让他为了开心颜而“安能折腰事权贵”呢?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留不住昨日,挡不住忧愁,岁月如水空逝,而功业未酬。李白没有淡泊到不想美名传千古,泛黄的青史如何才能留那么一页赞颂他的传奇?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可是,这状思何以飞?这明月何以揽?也许连李白自己也没有答案。
      我们只知道,千年虽逝,盛唐之音依然回荡在神州大地,依旧铿锵有力!
后记:古诗是一道淳朴厚重的风景,如同北方的黄土泥墙一样浸染了千年的冰霜,又如江南的粉黛青砖,荡漾着清风拂面的凉爽。平仄间是一曲曲人生百味,抑扬里饱含着一幕幕血泪长歌。

五万三千公里的夜

作者:荒原之梦
星空坠向大海
在山峰的最高处摩擦着火花
如果闪电沉入海底
那便是一株花的命运
 |
也许是五万三千公里的遥远
阻隔了曾经嘱托我的视线
那绚丽而恬静的梦啊
在熠熠生辉的夜中
那么耀眼
 |
这是一根灯管儿的冬眠
一场华丽的谢幕
一段今生此世的缠绵
 |
脚印在泥土中枯萎
每一次站立
都是一样的胜利
如同炽热的风飘洒着凄寒的雨
 |
我的手掌
和玻璃杯
在宇宙的第一缕阳光中同时升起
风雨蹉跎了世事
世事洗尽了风雨
 |
又是一轮既定的重生
在海的这头
山的那边
 |
或许没有所谓吧
没有名字
也没有色彩
 |
我用线条勾勒了正在勾勒线条的我
呼吸中喘息着呼吸的喘息